途听缅甸的那些过往

  • 时间:
  • 浏览:105
  • 来源:缅甸迈扎央_18869236699_铂金城-www.bjc688888.com

途听缅甸的那些过往

缅甸曼德勒也称佤城,是一座位于缅甸中部的城市,也是这一路最接近缅北部战乱地区的地方。走在曼德勒的街头,看着眼前那一派安静祥和的景象,很难想象,离这里一百多公里外的缅北地区至今仍处于动荡和战火之中。

我也问过当地人为什么老是打战,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去做和尚?他们竟然给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答案:“在缅甸,有那么多人出家也是有原因的,有的是因为常年战争,为了避免被抓去当兵而去出家,有的人是因为太穷而找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有的人却是因为祈福……反正原因是多种多样的!

在关于缅甸的诸多文学作品中,英国诗人吉卜林的短诗《去曼德勒的路上》最负盛名,诗中写道:“去曼德勒的路上,有阳光、棕榈树和叮当作响的风铃……”一个多世纪过去了,缅甸独立也已经60多年,但当我们漫步在清晨时分的曼德勒城时,眼前的风光却与吉卜林当年所见并无二致。

阳光从椰子树间轻轻滑入宽阔的伊洛瓦底江。粉红色的朝阳中,袅娜的少女不时从身旁摇曳而过,头顶着一篮篮鲜艳的水果,重负之下,身姿却和她们的笑声一样轻盈。微风拂过金色的佛塔,塔顶的风铃沙沙作响,和远处沙弥稚嫩的诵经声汇聚在一起,平添出几分宗教的肃穆。一切宁静如昨,似乎这个地方早已被时间遗忘。

此前我一直误把曼德勒当做是缅甸的新首都,因为这里是缅甸皇宫的所在地。从皇宫的护城河前路过时,我向小林问起这件事,却得到了出人意料的答案。

显然,我太低估缅甸军政府的创造力了。小林告诉我,缅甸的新首都,既不是最发达的仰光,也不是最古朴厚重的蒲甘,甚至不是皇宫的所在地曼德勒,而是一座我从未听说过的小城,内比都。

一个国家首都的迁移,应该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但小林向我讲述的迁都,更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闹剧。

2005年的某一天,缅甸政府突然宣布迁都,将首都从仰光迁往三百公里外的小城内比都。这一事先毫无征兆的举动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甚至大多数国民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是当他们看见满载办公人员和设备的卡车匆匆忙忙地驶出仰光。

因为军政府下令,公职人员如果不服从命令,就要处以三年的监禁。这道命令,让缅甸十多个政府部门在部长的带领下,凌晨五点就起来收拾行装,带着家眷财产前往内比都,俨然一副被迫逃难的场面。

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内比都仅仅是一座人口不到十万的小城市,设施不完备,交通不发达。据说即便经过这些年的建设,内比都依然是个荒凉封闭的地方,它恐怕是是全世界唯一没有国际航班也没有国际通信信号的地方的首都了。

而迁都的原因,仅仅是某个将军听从了占星师的建议,觉得仰光风水不好。小林一边苦笑着,一边向我和静子解释道。而这样荒诞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小林说,在自己出生前的两年,当时执政的某位将军就曾经突发奇想,一夜之间把当时所有流通缅币全部废除,代之以匪夷所思的45元、90元面额纸币,而仅仅是因为觉得9这个数字更加吉利。

这个将军一声令下,缅甸人民本来就微薄的积蓄顷刻间化为乌有。小林就是受害者之一,出生那两年家里穷困潦倒,自己甚至因此差点没能活下来。

我问小林,最后他是怎样活下来的,他竟然说:就连我的父母都不敢相信那时候的我会活下来,那时真的可以说是“吃不饱、穿不暖啊!”说到底,还是因为信仰的缘故,如果不是太过于迷信,缅甸也不会出现这么多的奇葩事件,那样也许他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好一些!也许缅甸这个国家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